阳翟嘉木

懒汉一个,脑补快手慢。

医院爱情故事

撸了两天的文来祝贺我亲爱的王杰希十八岁生日快乐!介于小王同志刚刚成年,开车什么的就算了吧~想看儿科医生王杰希当所有宝宝的好爸爸(划掉)。
总而言之,拙作一篇,仅图一乐。

以下正文
――――――――――――――――――――――――

         叶修抬头看着不断变化的数字,最终无奈地扯扯嘴角。门还没开,就听到小孩的哭闹喧哗。果不其然,三楼。
        林杰的日子不好过啊。
        正这么想着,迎面走进来一个穿白大褂儿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打声招呼,那人倒来了句“医院里不许抽烟”。清清冷冷的声音灌入耳中叶修才惊觉以及在无意间摸出了烟盒在手里摆弄。
        “我去小花园抽。”
        叶修稍抬了抬头,本来有的一丝不悦之情被这人的大小眼弄得烟消云散。视线下移落到了那人胸前的铭牌上:王杰希。
        就是那个林杰新挖到的宝贝?
       电梯门适时地打开,结束了有点尴尬的气氛。

        叶修一路浑浑噩噩地走到小花园,当尼古丁的味道飘入鼻腔时方才觉得一片清明。他抬手捏捏眉心,边感慨荣耀医院压榨员工,边盘算着从冯宪君那多扣点假期出来。
       香烟没多久就燃到了尽头,摁灭烟头时叶修突然想起了电梯里遇到的那个大小眼儿,不禁笑了笑。
不过话说回来,他也不像是下班,为什么朝大门走?叶修抬头看看头顶的烈日,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转身飞速奔向食堂。
       真是做手术做傻了。叶修端着食堂大妈好心多加的饭菜在人群中找座位,同时在心中疯狂地吐槽自己。

       王杰希习惯比别人晚一点去吃饭,这样就不用排过长的队。正当他吃到一半时,一个声音冒了出来:“您好,我看您这儿有空位,请问我能坐这儿不?”
      “当然可以。”

       当两人面对面坐着时不由得在心里道了句“卧槽”。
      “大眼儿?”叶修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
      “……”王杰希不知怎么回答,只能木然地点点头选择继续吃饭。
        叶修被遗忘已久的食欲已被彻底唤醒,于是他以风卷残云的态势解决了餐盘中的所有东西。
唉,不够啊。
        王杰希看着叶修仍有些不满意的样子,不觉有些震惊。“你……还不够?”
       “当然不够,哥站手术台站了十几个小时了。”
       “那你怎么去抽烟不来吃饭?”王杰希顿时觉得烟鬼的世界正常人不可想象。
       “把智商扔手术台上了,一下来就稀里糊涂的啥也不知道了呗。”
        王杰希将手伸到兜里摸了摸,拿出了一袋X多多递给叶修。又在叶修集合了惊讶、感动、期待的目光中继续翻了翻,给他了一个棒棒糖,“巧克力味儿的。”
      “谢谢哈,你有煎饼果子吗?”
        王杰希抬腿就走。

        多年后吃饭时王杰希突然想起这次奇妙的相遇,十分好奇叶修为什么能对一个并不认识的人叫出绰号。
      “其实我知道你是王杰希,”叶修看着王杰希往面上撒调料,垂眼时根本看不出来大小眼。王杰希手上动作不停,只是简单“嗯”了一声示意叶修继续讲下去。
“但是你一抬头,我看到你的大小眼就没忍住。”叶修笑了起来,又补了句:“太有趣,太特别了。”
         王杰希弯弯双眼,将满满一勺辣椒全部倒在了面上。鲜红的辣椒油缓缓地流下,与白瓷碗形成鲜明的对比。
       “快吃,你不是饿了么?”

        由于两人的科室所在楼层离得挺近,总是能莫名其妙地遇到,也就慢慢地熟了起来。
比如王杰希看到叶修手插在兜里就会来一句“去抽烟。”
         比如王杰希默认了叶修给他的“大眼儿”这个绰号。
         比如叶修会问王杰希要棒棒糖,王杰希回道:“说了那是小朋友给我的。”
        比如王杰希的衣兜里开始有棒棒糖,对此当事人的解释是“给小朋友的”。
         ……
        至于后来的亲亲抱抱……算了不提了。
        叶大医生总是往儿科跑,大家对他一个神外的总去儿科串门十分好奇,据本人说是找熟人。
        “熟人?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们和他都不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魏先生如是说。

         这天叶修正要回家看到一个人戴了一个高高尖尖的帽子往里走,手里提了大包小包。
        “大眼儿?”
         王杰希正累得满头是汗,一句话也说不出。
         叶修见状连忙上前接过两个包。
         “哟,挺沉的。这是什么?”
         “礼物。”
         “什么礼物?”
         “今天六一,科室的人要给小朋友开个联欢晚会。”王杰希腾出一只手摘下了帽子,将被汗水濡湿贴在颊边的头发拨开,用手当扇子扇风。“热死了。”
         “那你有节目吗?”
         “有。变魔术。”
          叶修打量了王杰希一番,“大眼儿,看不出来啊。”
         王杰希斜睨了叶修一眼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叶修坐在一群小屁孩中间抱了一袋薯片等着节目开始,感受着阔别二十载的儿童节氛围。
         台上陷入一片黑暗,刚才还吵吵闹闹的小孩儿们突然安静了下来。
         叶修这厢还嘎吱嘎吱地啃着薯片,好奇地低头问身边的一个小姑娘为什么气氛突然安静。
        没想到小姑娘秀气的小眉毛一皱,道:“安静点儿,杰希哥哥要表演魔术了!”说罢扭过头去,只给叶修留下一个满是麻花辫的后脑勺。

        这时一道暖光打在台上,映出一个修长的身影,王杰希将食指搭在唇上示意保持安静,随后摘下了头上的尖尖帽子。戴着白手套的双手在空中灵活地做着漂亮的动作,然后突然停下。一瞬间,一个漂亮的大蛋糕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小朋友们的尖叫仿佛要把医院的天花板给掀翻。
王杰希笑着冲叶修招招手让他上台来。叶修放下薯片袋子乐呵呵地上去帮忙切蛋糕。
         小孩们一高兴就拿了奶油乱抹,不一会儿个个成了小花猫,过了好久才乖乖听话回病房休息。两人这才回家。

         走在路灯下,没了平日里的快节奏,城市的夜晚十分可爱。
        “大眼儿,你可真招小孩喜欢,一口一个‘杰希哥哥’,怪不得他们都说你是儿科的爸爸。”
        “哄小孩可不容易,要像你一样总是一脸嘲讽可不把人小孩气哭。”
       “其实哄大人也挺不容易。”叶修停下了脚步,说:“杰希大大的魔术不错,我也给你变一个?”叶修将右手握成拳伸向王杰希而后缓缓展开。
        昏黄的灯光下两枚闪烁着碎光的精巧戒指静静躺在手心里。王杰希垂眼看了看,将戒指拿了过来细细端详,不发一言。
         “大眼儿你觉得好看吗?咱们这么久了也该到这步了。这是我挑好的,今天刚拿到手里,本来想挑个时间的,但是我觉得今天就不错,哥还算挺有创意的吧?……”
         “叶修,”王杰希打断了他的话:“怎么一紧张就变黄少天啊?”然后拉过他的手,又稳又准地将那个小小的指环套了进去,伸出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戴上戒指的手与叶修相扣,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直到唇上软软的触感传来叶修才回神,不客气地加深了这个吻。这条路此时很安静,只有路灯见证着这对恋人的亲吻,洒下暖色的祝福。
        “喜欢吗?”
        “都喜欢。”
        “大眼儿?”
        “嗯。”
        “我家的。”叶修忍不住弯起唇角,牵起王杰希的手,细细摩挲那个指环。
        “嗯。我家的。”王杰希反手扣住叶修的手回道。

这真是最土的爱情故事了。(因为美好的爱情总是相似的。)
――――――――――――――――FIN――――――
专注发糖,漏洞颇多,请勿较真⊙▽⊙
望各位看官阅读愉快!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