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翟嘉木

懒汉一个,脑补快手慢。

【全职|双花】苏黎世的夜

闲来无事的小甜饼,十分短小。
望阅读愉快!

苏黎世的夜

   
    城市的夜晚总是大同小异,霓虹灯将墨色夜空晕染成一片混沌,车灯组成的光海流淌过城市的四肢百骸,彻夜不休。张佳乐就坐在窗边,透明玻璃将扑面而来的尘嚣尽数挡在了外面。

    如果有人能够在这个夜晚推开这扇门,就会发现满屋子黄皮肤黑头发的异国人。一个男人刚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拿了一根,被身边的人用一双大小眼看得只能夹在指间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桌面。桌子另一边一个人接过递来的一杯饮料,飞快地说了句“谢谢队长”复有同人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女孩子们则挤在在沙发里,纤细的手指在手机上戳戳点点,又在半空中比划着,留下令人费解的轨迹。

    若你近来关注了这座城市打出的广告并知晓今日比赛结果,你会惊讶地发现这些人赫然是夺冠的中国队;若你是中国人你可以听得懂他们发自肺腑喜悦,就像一团不熄的火,照亮每一个靠近他的人;若你是中国荣耀粉呢,你……算了,你应该已经幸福地昏了过去。

    然而并没有这么一个人,故而这扇门紧紧阖上,留一个小小天地,装满这些人的情绪。

   
    张佳乐灌下今夜的一口啤酒,斜坐在床边。队友们都在狂欢,并没有人发现平日里那个爱凑热闹的身影不在其中。酒液入喉,留给味蕾的是苦涩的记忆。作为职业选手,他几乎与酒精绝缘,醉酒便无从说起。但他觉得自己是醉了,从屏幕上那个灿烂的“荣耀”出现开始。一声轰鸣后,世界仿佛在他面前崩塌,留下一道无底的裂缝,将自己与外界隔开,听不到队友的狂呼,那些大笑拥抱成了彩色默片,似是怕吵醒这个美梦似的,他小心翼翼地将呼吸抑得微不可察,只余心跳如擂鼓般清晰地存在着。

    冠军!

    如同饮下一坛陈酿,一线穿喉过,入腹是醇香,行经处却是辛辣。直教人头昏沉,眼朦胧,缥缥缈缈如步云端。刹那间将人掏空,又在下一瞬填得满满当当。不知该以何种表情,何种举动,何种言语去表达。

    张佳乐趴在玻璃上,用手指去摹画这个城市的身姿。明亮刺眼的车灯,远处洇作一团的红色霓虹灯。曾经,他亲手缔造了比此刻耀眼千万倍的盛景。

    有的东西,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手伸进衣兜里,缓缓摩挲着那个凉凉的指环,他这么想着。

    “张佳乐前辈?”一个声音将他拽回了现实。张佳乐抬头看去,却见张新杰惊讶地看着自己。

    “……咳,什么事新杰?”见张新杰指了指自己的脸遂抬手去摸,一手湿凉。

    真是……丢人啊。

    “孙哲平前辈说他在楼下等你。”张新杰没有忘记要通知的事。

    孙哲平?!

    他在这里?苏黎世?张佳乐极速奔跑时脑子被诸如此类的问题塞满。

    直到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张佳乐才发现刚才浑浑噩噩间想的都是这个人。

    张佳乐大口大口地换气,看着自家恋人踩着夜风走到身前。“跑这么快容易吸凉风,我又不会走,别急。”孙哲平揩去张佳乐颊边未擦净的泪水,眼神暗了暗,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伸手将人揽入怀中道:“祝贺你,世界冠军。”

    好像就是在等这句话一般,这如梦似幻的美好彻彻底底地成了事实。

    世界冠军啊。

    冠军,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成了他的一种执念,年少时的一腔热血,信誓旦旦许下的诺言,不顾一切的付出,人生低谷的痛苦彷徨,如今化作一片平淡安然落在手心里。

    “我说过,冠军是我们,两个人的。”

    人无法抵御一片星空的魅力,尤其当这片星空落入爱人的眼中时。孙哲平发现自己无法将任何有意义的声音挤出喉咙,只能看着张佳乐一手托着自己的手,一手将指环套在无名指上。时间好像一块被无限拉长的牛皮糖,扯出甜蜜的丝绕于心间。张佳乐耳畔的碎发起起落落,有风吹过。

    “好看吗?”

    灯光不甚明亮,却够孙哲平看清指环上那常念于心的名字,熠熠生辉。

    “好看。”怎么会不好看?

    “以后还会有更多,都给你。”张佳乐带了些小得意笑道。

    “张佳乐,我们结婚吧。”牵过手牢牢扣住。

    “好。”用力地回扣,戒指紧紧地烙进皮肤。

    此刻此间,月色皎洁,夜色温柔。




――――――――――一发完结――――――――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