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翟客

懒汉一个,脑补快手慢。

【整理资料】秦国时期的日常小知识

写在前面:这两天就在干这个事情,不管是看历史书还是写相关的文,总是要结合当时的情况,所以就动手整理了一番,算是学习了……大概包括五个方面,分别是服饰、饮食、出行、武器、礼仪,暂时没有想到其他的,如果有缺漏欢迎补充!服饰部分来自于沈从文先生的《中国服饰史》,由于是我手打的,所以要是有错字请一定要指出哦!那么,希望各位阅读愉快!也希望这东平西凑的资料能够对您有帮助!

——————————正文——————————

PART 1.服饰

·发明了推陈出新的深衣服式。

·春秋战国时期,以丝麻为原料的一般纺织生产空前繁荣起来。织绣工艺的巨大进步又使服饰材料日益精细。河南陈留的花锦,山东齐鲁的冰纨(细洁雪白的丝织品,以色泽鲜洁如冰故称)、绮、缟(古称生丝本色的精细白绢)、文绣,南方吴越生产的细麻布,北方燕代生产的毛布、毡裘。

·工匠之众、风气之盛,促使官、私纺织、刺绣高级工艺品生产规模日益扩大,周代往日“珠玉锦绣不鬻于市”的法规终被突破。

·春秋战国时期,不仅王侯本人一身华服,即便从臣客卿也是足饰珠玑,衣裘冠履,均求贵重。佩玉,自商代以来琢玉工艺不断发展,线雕、透雕、高浮雕和圆雕,至西周又有“礼制玉”的规定。“君子无故玉不去身”,故而上层人士不论男女,都须佩带几件或成组列的精美雕玉。佩剑,剑是当时的新兵器,贵族为示勇武兼用自卫,又必佩带一把镶金嵌玉的宝剑。男女服饰没有什么大的区别,男子腰间为革带,女子为丝带。腰间革带还流行各种带钩。

·男女的帽裁制方法颇具机巧,材料上精致的用薄如蝉翼的轻纱,贵重的用黄金珠玉;形状有的如覆杯上耸,诗人屈原形容这种高冠为“切云之崔嵬”

·鞋,多用小鹿皮制作,或用丝缕、细草编成;南方多雨,还有通体涂漆,再用锦、绦饰面,底部有防滑齿结的漆履。

·冬天皮衣极重白狐裘,价值千金。女子爱用毛皮镶在袖口衣缘作出锋,还有半截式露指的薄质锦绣手套,异常美观。

·女人发式,楚国流行束辫发,小女孩则梳双小辫。

·成年女性都已带金戒指,脸颊上还有的点一簇三角形胭脂。这些本都是周代的宫廷制度,如金银指环表示有无身孕,到了战国,本来的意义慢慢失去,便成了一般装饰。

·春秋战国时期的衣着,上层人物的宽博,下层人物的窄小,已趋迥然。在形式上,值得注意的一是深衣,二是胡服。深衣有将身体深藏之意,是士大夫阶层居家的便服,又是庶人百姓的礼服,男女通用,可能形成于春秋战国之交。深衣是把以前各自独立的上衣下裳合二为一,却又保持一分为二的界限,故上下不通缝、不通幅。最智巧的设计是在两腋下腰缝与袖缝交界处各嵌入一片矩形面料,据研究可能就是《礼记》提到的“续衽钩边”、“衽当旁”的“衽”,其作用能使平面剪裁立体化,可以完美地表现出人的体形,两袖也获得更大的辗转运肘功能。所以古人称深衣“可以为文,可以为武,可以摈相,可以治军旅”,认为是一种完善服装。深衣有四种不同名称:深衣、长衣、麻衣、中衣。公元前307年赵武灵王推行胡服骑射。胡服特征:衣长仅及膝,腰束郭洛带,用带钩,穿靴,便于骑射活动。胡服的袴是连裆的。

·秦代的军服和劳动者的服装形制与战国时无多大差别。男女服都是交领,右衽,衣袖窄小,衣缘及腰带多为彩织装饰,花纹精致。兵士衣长及膝,左右两襟为对称直裾式,皆可掩至背侧,两襟下角如燕尾,保持深衣的基本形制,与《礼记》中叙述深衣的通用性相吻合;衣着外甲,下着裤,足穿麻履或革履,头髻处理繁细复杂,束髻上耸而多偏右,亦有着冠子的,应为皮弁之制。军装衣甲右骑兵、步兵和车御服用等六七个类型。

 

PART 2. 饮食

实行一日两餐(或三餐)制与分餐制

【粮食】

在两周的饮食结构中,粮食居于主体地位。除了以前常见的粟、黍外,麦(包括大麦和小麦)、麻、菽、稻的种植日益普遍。到东周时,菽的地位有所提高,“黍稷”并提被“菽粟”并提所取代。此外,还有苽、赤豆、薏苡等。内地发现出土的小麦,最早在三千多年,也就是商中期和晚期左右,但是不是很普遍。小麦普及还是汉代以后事情了,关键一点就是战国时期发明的石转盘在汉代得到推广,得以使小麦可以磨成面粉。

中式面条有着源远流长历史,早于东汉年间巳存记载,至今超过一千九百年,最初只称为「饼」,“水溲饼、煮饼”便是中国面条先河– “饼,并也,溲面使合并也”(引:刘熙),其意指用水将面粉和在一起所做出的食品均称之为「饼」;以水煮的面条或面块亦全作「饼」称.

在不同朝代均有对面条之记载.由初期的东汉、魏晋南北朝、到后期唐宋元明清都有史料纪录.但起初对面条之名称却不统一,除普遍水溲面、煮饼、汤饼外,亦有称水引饼、不托、馎饦等.“面条”一词直到宋朝才正式通用。所以说当时的老秦人是热爱吃“饼”的。

【蔬菜果实】

蔬菜都是由野生种经过天然淘汰和人工培育而成为栽培作物的。两周时期的蔬菜种植业已经相当发达,见于文献记载的品种有二十几种,其中属于栽培的有葵、藿、薤、葱、芸、甜瓜、瓠、葑、姜、笋、蒲、芹、莲、藕、茭白、菱、芡、菲、芋等。此外,属于野生或者可能是野生的蔬菜有莼、薇、蘩、藻、蕨、荇菜、堇、茶、芣、卷耳、芝、菖蒲等等。

两周时期可以确定为人工栽培的桃、李、枣、棘、梨、柤、栗、榛、梅、桔、柚等。此外还有桑椹、甘棠、杜、沙棠、郁、杞等等,多数是野生的。

像菠菜啊、胡萝卜啊、葡萄啊、苹果啊什么的千万不要乱入哟~

【肉类】

后世主要的家畜、家禽品种那时都已具有。其中主要的有猪、牛、羊、犬、鸡、鸭、鹅、鸽等。

【水产】

伴随着捕捞工具的改进、人工养鱼的开始、近海捕鱼的开展,鱼产量上升,品种增多。仅《诗经》记载主要生活在黄河流域的鱼类就有18种之多。嘉鱼、鲂鱼、(鱼与)鱼、鲤鱼,在当时就成了名贵佳肴。鱼类之外,龟、鳖、蚌、蛤等水产动物也是人们很早就经常捕捞的食物。

【野味】

西周至战国,田猎依然是人们补充动物食物的途径之一。那时狩猎一般在农闲进行,且与军事演习结合。据《诗经》记载,那时常见的野兽有象、虎、豹、狼、熊、罴、麋、鹿、狐、兔、兕等。还有许多野禽。春秋晚期至战国,随着农业和畜牧业的发展,田猎在食物来源中的重要性日益降低。但楚国由于气候温暖,野生动物的种类和数量远远多于北方,捕猎物在饮食中依然占有较大比例。楚国的猎物有犀、兕、麋、鹿、熊、虎、豹、兔、猩猩、牦牛、大象、鸹、凫、鸧等。

 

上述食物以素食为主,以肉食为辅。这种饮食结构无论贫富大都如此。只不过富贵之家肉食比例比一般人家高一些。

早在商代,粮食消费定时定量已皆成俗。此俗到春秋战国,犹为下层社会所沿袭。直到战国末年,下层社会仍然沿袭着一日两餐的习俗,并且一般实行早饭稍多而晚饭稍少,以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劳作制度相适应。但也有早饭晚饭粮食数量一样的。

与下层社会一日两餐并行的,使中上层社会的一日三餐制。即在两餐之外,又加一夜餐。《黄帝内经·素问》载战国行一日十六时制,除有“早食”、“下餔”之外,还有“晏餔”,即夜食。大概在战国末年,一日三餐制已经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

贵族与平民在饮食上最大的区别在于餐饮礼仪。贵族在餐桌上的礼节可谓极尽繁琐之能,在不同的场合、面对不同的人都有区别。

【锅盔】

陕西锅盔的制作可追溯到商周时期,相传周文王伐纣时锅盔就被用做兵士的军粮。

据说锅盔最初不叫锅盔,因其外形酷似树墩的横截面,因而被叫做墩饼。当时秦军行军时士兵配发的墩饼,一个都有五六斤重,一个墩饼的直径大约在50—60厘米左右,厚度也都在15厘米左右。而且士兵的携带方式也很独特,两个墩饼为一组,在每个墩饼上钻两个眼儿,用牛皮绳系好,前胸、后胸各搭一个。这一特殊的携带方式在突遇作战时,墩饼竟成了极好的单兵护具,起到了盔甲(防弹背心)的作用。更难得的是,敌军射过来的箭,扎在墩饼上,被秦军士兵拔出来后,又可用来射杀敌军。墩饼能“吃箭”,也成了秦军获胜的一大法宝。而后士兵们便把墩饼唤做“锅盔”,即用锅烙出来的硬面盔甲。“锅盔”也由此而名声大振。其他国家的军队在这一点上,已先输给秦军一筹。Emm……各位作者大大们可以试着写写这个梗?有点期待期待呢哈哈。以及,锅盔真心好吃!

 

【饮酒】

酒在我国文化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战国时期若要描写宴饮犒军也离不开酒,那么战国时期的酒是什么样的呢?

有水果酿酒和谷物酿酒之分,但是秦国严令禁止民间私用谷物酿酒。因为在那个时候耕战并重,粮食就是一种战略物资,要是都喝酒……这国家吃枣药丸。当时所酿的酒度数很低不超过二十度,颜色有的发黄有的甚至发绿,而且一般都有残渣,如果过滤的话就会好一些。

人们拿什么来喝酒呢?

这时普遍的酒器是“羽觞”。这种酒器,从商周酒器演变而来,虽说样式不那么讲究美观,然而,使用起来很方便。羽觞,两侧有翅膀,端起酒来,便一饮而尽。它没有三足,样子像椭圆形杯子,因两侧有耳,所以学名称为“耳杯”。

爵,实际上就是相当于现在的酒杯。其形状为“圆腹前有倾酒用的流,后有尾,旁有把手。当属最早期的酒杯。

角,“形似爵,前后都有尾,无两柱。有的有盖。”    

觚,“长身、侈口、口和底均呈喇叭状。” 

觯,“圆腹、侈口、圈足、形似小瓶,大多数有盖。”

兕觥是盛酒或饮酒器。“椭圆形腹或方形腹, 圈足或四足,盖作成兽头或象头形”。

饮酒方面的礼仪是什么?

从西周时代开始,我国就已建立了一套比较规范的饮酒礼仪,它成了那个礼制社会的重要礼法之一。西周饮酒礼仪可以概括为4个字:时、序、效、令。时,指严格掌握饮酒的时间,只能在冠礼、婚礼、丧礼、祭礼或喜庆典礼的场合下进饮,违时视为违礼。序,指在饮酒时,遵循先天、地、鬼、神,后长、幼、尊、卑的顺序,违序也视为违礼。效,指在饮时不可发狂,适量而止,三爵即止,过量亦视为违礼。令,指在酒筵上要服从酒官意志,不能随心所欲,不服也视为违礼。正式筵宴,尤其是御宴,都要设立专门监督饮酒仪节的酒官,有酒监、酒吏、酒令、明府之名。他们的职责,一般是纠察酒筵秩序,将那些违反礼仪者撵出宴会场合。

在春秋战国时,最为流行的是“投壶”这一酒令形式。因其最具封建礼教意义,所以沿袭最久。在《礼记》中就慎重地写着《投壶》专章。有一种直接的宣传形式,那就是“酒旗”,亦称酒望、酒帘、青旗、锦旆。《韩非子》记载,“宋人有沽酒者……悬帜甚高”。

 

PS: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饮茶的习俗,但是是“粥茶法”,所以说千万不能说“倒杯茶来”。

 

【食具】

此时的食物以烧烤烹涮烫煮为主,青铜器、陶器、漆器扮演重要角色,注意,炒菜的铁锅在宋朝才出现,这时的炒菜是在青铜器里炒的。

这一时期还没有发明桌椅,人们进食时仍然席地而坐,要将盛有食物的餐具放在食者面前的案上。食案的形状一般都是长方形,下面有四个短脚,案面上四旁有一道突起的周边,以防止食器滑出。

成为主要挑取食物的工具。

,战国时期取食器,用如今天的匙子。此匕为平勺长柄,微曲。通体饰有花纹,主体部位饰一兽纹,柄饰鱼纹。纹饰均为极细的单线刻成。考古发现的匕常常与鼎、鬲同时出土。勺子在新石器时期就已经出现,在春秋战国时期,形态发展变化。窄柄舌形餐勺为主流形态。战国时,随着漆木工艺的发展,还出现了秀美的漆木餐勺。

,最初是由远古时期陶制的食具演变而来的,即是由釜、陶支脚和灶的组合而成的。鼎的主要用途是烹煮食物,鼎的三条腿便是灶口和支架,腹下烧火,可以熬煮油烹食物。自从青铜鼎出现后,它又成为祭祀神灵的一种重要礼器,而后又以示王权。

,作为一种汉族古代煮饭用的炊器,烧煮或烹炒的锅,有陶制鬲和青铜鬲之分。其形状一般为侈口(口沿外倾),三足中空,便于炊煮加热。铜鬲流行于商代至春秋时期。商代前期的鬲多无耳,后期口沿上一般两个直耳。西周前期的鬲多为高领,短足,常有附耳。西周后期至春秋的鬲大多数为折沿折足弧裆,无耳;有的在腹部饰以觚棱,西周时还有方鬲。

,中国先秦时期的蒸食用具,可分为两部分。下半部是鬲,用于煮水,上半部是甑,两者之间有镂空的箅,用来放置食物,可通蒸汽,流行于商至汉代。商早期花纹简单,晚期多用兽面纹装饰。西周还出现了附耳、长方形甗。此期间,形态基本上都是甗鬲合体的。春秋战国时,器身变薄,袋足消失,甗的甑部多为大口斜腹的式样,甑底径小于口径,许多器物不再用花纹装饰,形态也多为多为甑鬲式。

簠簋,为盛黍稷稻粱之礼器,有“簠簋对举”的说法。簋,古代汉族用于盛放煮熟饭食的器皿,也用作礼器,圆口,双耳。形似大碗,人们从甗中盛出食物放在簋中再食用。流行于商朝至春秋战国时期,簋的形制很多,变化较大。西周除原有式样外,又出现了四耳簋、四足簋、圆身方座簋、三足簋等各种形式,部分簋上加盖。簠,基本形制为长方形器,盖和器身形状相同,大小一样,上下对称,合则一体,分则为两个器皿,用途与簋相同,出现于西周早期,主要盛行于西周末春秋初,战国晚期以后消失

,是古代汉族的食器,也是在祭祀和宴会时用来盛放黍、稷、粱、稻等饭食的礼器,与鼎中盛肉食相配,是由鼎、簋的形制结合发展而成,西周是簋,春秋是敦,战国以后则是盒。出现在春秋时期,后来逐渐演变出盖,到战国时多为盖形同体,常为三足,有时盖也能反过来使用,秦代以后渐趋消失。

青铜,也是由陶豆演变而来,是中国先秦时期汉族的食器和礼器。豆的造型类似高足盘,上部呈圆盘状,盘下有柄,柄下有圈足。初始时用于盛放黍、稷等谷物,后用于盛放腌菜、肉酱、肉羹等调味品。用豆之数,常以偶数组合使用,按尊卑长幼,亦有数量多少之分。商周时豆多浅腹,粗柄,无耳,无盖。春秋战国时豆的形制较多,有浅盘、深盘、长柄、短柄、附耳、环耳等各种形状,上有盖可仰置盛放食物,亦有方形的豆。

鐎斗,一般是附长柄的盆形器,下附三足,便于至于火盆之中。有出土的鐎斗柄端常作兽头形。有温酒、温羹、煮茶等之争。但一般认为多用于温羹,又名“刁斗”,多军旅之用。古代军中“昼炊饮食,夜击持行”,后世有“行人刁斗风沙暗”的述说。

,商周时期贵族在祭神拜祖、宴前饭后都要进行严格的洗盥之礼,而此时的承水之器则称之为盘,浇水于手,以盘承接弃水。战国以后沃盥之礼渐废,盘的作用演化为兼作盛水,遂称之为洗。盘盛水或承接水。多是圆形、浅腹,有圈足或三足,有的还有流。盘也有四足方形。因盘的面积较大,还长铸有长篇铭文并辅以雕饰和纹理。

 

 

PART 3. 出行

,战国以前陆行的主要工具是马驾的车,作战也用车。战国以后骑马之风渐盛,不仅作战骑马,也骑马旅行。但作为交通工具,马与马车逐渐分家,并行不废。古代驾车以四马为常,车驾四马叫驷,也有驾两马的,叫骈。驾三匹马的叫骖。后来也可以驾六马,一般为皇帝专用。古人以驷为单位计数车辆,一车为一乘,说到多少乘也意味着有多少组与之相应的马。

,马先开始是拉车的,直到赵武灵王胡服骑射(BC307年)后中原地区才出现了骑马,也就是说,秦孝公时期是没有骑兵的(秦孝公逝世于BC338年)。十六国时期出现的双马镫标志着马具的成熟,使得骑兵作战更为迅速。

舆轿,春秋战国时期出现,可以作为爬山越岭的工具,直到魏晋南北朝时期成为统治者的代步工具,春秋战国时统治者一般乘车。

,独木舟、筏子、木板船。并且出现战舰,在吴越齐楚之地盛行。

 

PART 4.武器

,中国古代用于近战刺杀和劈砍的尖刃冷兵器。分剑身和剑柄两部分,剑身细长,两侧有刃,顶端尖而成锋。剑柄短,便于手握。剑常配有剑鞘。秦国可以标准化生产青铜剑,使得其配比合理。当时也有炼钢技术,所以青铜剑、铁剑、钢剑都有。

,中国古代用于直刺,扎挑格斗的冷兵器。由矛头和矛柄组成。矛头多以金属制作,矛柄多采用木、竹和藤等材料制作,也有用金属材料的。矛长通常为1.8-2.7米,有的达4米多。矛头一般长40厘米,有的达80多厘米。早期的矛头为石头或兽骨,随科学技术的发展出现了青铜和铁制矛头。

,中国古代将矛和戈攻能合为一体的格斗用冷兵器。由戟头和戟柄组成。戟头以金属材料制作,戟柄为木、竹质。戟最长可达3米多。既能直刺,扎挑,又能勾、啄,是步兵、骑兵使用的利器。早期使用的戟是青铜戟,以后随科学技术的发展出现了铁戟。

匕首,一种短小似剑的冷兵器。由刀身和刀柄两部分组成。长20-30厘米,有单刃和双刃之分。匕首短小易藏,从古至今一直是军队使用的冷兵器之一。 

,中国古代用于钩杀和啄击的冷兵器。由戈头和柄组成。戈头多为青铜铸造。柄多为竹、木制作,长度通常为1米左右,最长超过3米。戈盛行于商代至战国时期。战国晚期,铁兵器使用渐多,逐渐淘汰了青铜戈,至西汉后期已绝迹。

,中国古代军队使用的手持防护兵器。形状有长方形、梯形或圆形。材料为皮革、木材、藤或金属等。大盾高约1米,宽约60-80厘米。小盾高约60厘米,宽约40厘米。 

战车,中国古代用于战斗的马车。一般为独辀(辕)、两轮、方形车舆(车箱),驾四匹马或两匹马。车上有甲士三人,中间一人为驱车手,左右两人负责搏杀。其种类很多,有轻车、冲车和戊车等。战车最早在夏王启指挥的甘之战中使用。以后战争规模越来越大,战车成为战争的主力和衡量一个国家实力的标准,到春秋时出现了“千乘之国”、“万乘之国”。到了汉代,随着骑兵的兴起,战车逐渐退出了战争舞台。秦国以步战和车战为强项。 

铠甲,中国古代军队将士穿在身上的防护兵器。由3部分组成:甲身、甲裙和甲袖,甲裙和甲袖可以上下伸缩,便于作战。最初以藤木和皮革等材料制造,以后随科学技术的发展,出现了青铜和铁制铠甲,可以用效地防御青铜和铁制兵器的攻击。 

 

PART 5.礼仪

,自然站直就好,不过分强求。

,坐以经立之容,胻不差而足不跌,视平衡曰经坐,微俯视尊者之膝曰共坐,仰首视不出寻常之内曰肃坐,废首低肘曰卑坐。经坐这种坐姿很累,正式场合都用它。但是友人聚会则可以箕距(臀部着地,两腿叉开)或者趺坐(盘腿)。

长跪

 

长跪即直身而跪。古代的跪,与坐仅有直身和不直身的区别。因为跪起来以后身长比坐时明显增高,故而又称长跪。

揖礼

据《周礼》记载,根据双方的地位和关系,作揖有土揖、时揖、天揖、特揖、旅揖、旁三揖之分。

天揖(揖礼手位于高者,标准揖礼):正式礼仪场合,如祭礼、冠礼等行此礼,对尊长及同族中人行此礼。

身体肃立,双手抱圆,左手在上,手心向内,俯身推手时,微向上举高齐额,俯身约60度,起身时自然垂手或袖手。

时揖(揖礼手位于平者,又叫:拱手,推手,抱拳):同辈日常见面,辞别礼。身体肃立,双手抱拳,左手在上,手心向下,从胸前向外平推,俯身约30度,起身,同时自然垂手或袖手。

土揖(揖礼手位于下者,又叫:下手):用于长辈或上司还礼。

身体肃立,双手抱拳,左手在上,手心向内,俯身约30度,推手稍向下,起身,同时自然垂手或袖手。

拜礼

古人认为,不跪不叫拜。拜,在古代就是行敬礼的意思。按照周代礼仪的规定,当时对跪拜的动作和对象,作了严格的规范,共分稽首、顿首、空首,称为“正拜”。

稽首礼:最隆重的跪拜礼,属于臣拜君,子拜父,学生拜老师以及拜天、拜神、拜庙之礼。

肃立,两脚微分呈外八字,双膝同时跪下,膝分开与肩同宽,呈跪坐,拱手下与心平,手心向内,左手在外,俯身,头部轻触手稍作停留,举首,再拱手下于膝前,至地叠放,左手在上,俯身,头伏于手前边地上,停留片刻(约三秒),直身跪坐,垂手,跪立,双膝同时离地,起立。

顿首礼:地位相等的人互用的跪拜礼。

行礼方法与稽首礼同,只是俯身引头至地就立即抬起,不作停留。

空首礼:用于尊者对卑者的答拜礼。

肃立,两脚微分呈外八字,双膝同时跪下,膝分开与肩同宽,呈跪坐,拱手下与心平,手心向内,左手在外,俯身,头部轻触手稍作停留,直身跪坐,自然垂手于身体两侧,跪立,双膝同时离地,起立。

拱手礼

拱手礼是属想见或感谢时常用的一种礼节。行礼时,双腿站直,上身直立或微俯,双手互握合于胸前。一般情况男子应右手握拳在内,左手在外,女子则正好相反

趋礼

古代的一种礼节用于对尊长者或宾客表示敬慕。行礼的方式就是小步快走有时还接着上前行礼。

迎宾 

古人迎宾讲究衣冠严整,所以如果主客在门口不期而遇,那么主人会装作不认识,不理不睬地把门关上,等换上衣服再开门迎宾。迎宾时,主人立在门右,客人走门左。迎客进门以后,为客人指路,每到拐角,要说“请”,客人答“请”,要为客人开门、掀帘子……主人请客人上座。

宴请 

东道先说“请”,客人辞让,东道固请,同时拿筷子就可以了,不必过分谦让。 

饮酒时,用左手的大袖挡住杯子,以求雅观。

————————————FIN——————————


【整理资料】 白起的升迁之路 (内含秦国军功爵制和封君制相关)

写在前面:一直对白起的升迁没有太过直观的认识,总觉得史书给我的感觉就是“打仗了”、“赢了”、“升职”这三个环节不断重复……于是趁着有时间做了一下整理。顺便涉及到了当时官职的相关知识,放在这里一来提醒自己,二来可以与大家共享,三来抛砖引玉,希望能有大佬指点扩展我的知识面。希望大家阅读愉快!以下是正文:

—————————正文—————————

说起白起的升迁,就不得不提到秦国的军功爵制。这种制度是由商鞅制定的,激赏军功,大大提高了秦国的军力(这不是重点,就不多夸赞了)。但是!对于今天的我们而言,由于时间相隔太过久远,史料又庞杂,单是军功爵制就有N种。《商君书》中共十七级,而像《汉书》、《史记》等书中则是二十级……这就有点扎心了。不过,对比可知,这些不同之处不算太多。以下罗列三种我认为可以表现各个版本不同之处的内容:

《商君书》:

1. 公士 2.上造 3.簪袅 4.不更 5.大夫 6.官大夫 7.公大夫 8.公乘 9.五大夫 10.客卿 11.正卿 12.大庶长 13.左更 14.中更 15.右更 16.少上造 17.大良造   

《秦会要订补》:

1.公士 2.上造 3.簪袅 4.不更 5.大夫 6.公大夫 7.官大夫 8.公乘 9.五大夫 10.左庶长     11.右庶长 12.左更 13.中更 14.右更 15.少上造 16.大上造 17.驷车庶长 18.大车庶长     19.关内侯 20.彻侯

《史记》:

1.公士 2.上造 3.簪袅 4.不更 5.大夫 6.公大夫 7.官大夫 8.公乘 9.五大夫 10.左庶长     11.右庶长 12.左更 13.中更 14.右更 15.少上造 16.大上造 17.驷车庶长 18.大庶长 19.关内侯 20.彻侯

【昭王十三年:左庶长】

对比以上三种内容可知白起在《史记》中出现时官职已经到了秦国军功爵制的中游甚至要偏上一些,也就是说这是白起的工资还算挺高,平时在军中的伙食也不错!

那么在秦国时是如何计算军功的?不更爵位以下到小夫(在一级爵位公士之下还有一些罪犯、奴隶组成的非正式战斗人员:校、徒、操)是以斩首来计算战功的,计首授爵,还必须是甲首,即敌人甲士的头。大夫以上虽然也是以斩首记功,但是是以其所率部下斩首数量来记功。公士、校、徒、操都不算是秦军中正式战斗人员,只有第二级到第四级才算秦军中的“卒”,至于大夫以上就算将官。

对于士卒的奖赏:能得爵首一者,赏爵一级,益田一顷,益宅九亩,一除庶子一人,乃得人兵官之吏。也就是说如果你在战场上可以看一个人头,你就可以过上温饱甚至小康的生活了。然而这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你必须符合《中劳律》,而且在一个伍中如果没有一个人战死,那么斩首敌军一人就可以算是战功,但如果有一人战死,其余人必须斩首一个敌人以相抵,否则会有相应的惩罚,以此类推。除此之外,有些人为了战功会偷别人的斩首或者冒领战功,还有的会去斩杀平民,这些都是秦律中禁止的。

由此可见,上了战场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活着回来并且能稳妥地拿到战功更是不易。从基层干起真的太不容易了,白起如果是从基层干起的话……他的履历可以算得上是十分辉煌了。

对于将官的奖赏:将官是不允许斩首的,以防抢下属的军功。这些具体数字不明,在这里就不细说了。但这就和打怪升级一样,越往上所需经验值就越多,虽然不必自己动手但是某种意义上更难了。

【昭王十四年:左更、国尉】

白起大概升了一级或者两级,看来攻打新城获得了不错的结果。伊阙之战后升为国尉。这个国尉,好像不在制度内?别急,秦昭王时在大良造之下,设国尉一级。你昭事儿真多~总之还是恭喜白同学了,一年升两次这种操作真是666啊,简直像开了挂一样。伊阙之战可谓是白起“战神”之路的起点了。

【昭王十五年:大良造】

这一年,白起成了大良造,看样子攻打韩国安邑以东取得的战果颇丰。大良造又称大上造,皆取名自“主上造之士”。我比较认可《商君书》(至于是不是伪书,学术界也有许多争论,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如果您感兴趣的话可以搜索相关内容。),大良造是最高等级。若之后还有等级的话,为什么之后白起立了那么大的军功反而一直是大良造?《史记》、《汉书》等记载的有可能是秦朝或秦国再靠后一些的制度,此时的制度应该还不像后世那样完善,中间删删改改的情况应该也有,比如你昭就设个了“国尉”。(这是我根据手头的资料做出的推测,仅做参考,如果有大佬能指点一二我会十分感谢!)

【昭王二十九年:武安君】

战国时期盛行的封君制是春秋时期分封卿大夫的继续。“君”是卿大夫的一种新爵号。《仪礼·丧服》篇讲:“君,至尊也。”郑玄注:“天子、诸侯及卿、大夫有地者皆曰君。唐贾公彦又疏道:“以其有地则有臣故也。”这里指出了称君的两个条件,一是据有土地;二是属有臣子。但这种条件在战国也有很多情况下并不符合。

从史籍记载看,秦国的封君即二十等爵的最高爵“彻侯”,“彻侯”与“君”又可以通用。如,商君又称为彻侯(即列侯) ,范雎(ju,一声)号“应君”,又称“应侯” 。这里有个小小的疑问:为什么范雎官至彻侯仅仅用了五年时间,而白起成为武安君则就算从他于史书记载出现开始算起用了十六年?容我合理推测一下,原因有二。一则文武官职名称虽然有的相同,但升迁是不同的标准。文官倒是没有明确记载,可武官必须的功名必须是从战场上一个一个赚来的,可以参考一下后世。二则秦国虽然有法度,可终究是个人治的国家,秦王还是说了算的。文官离权力中心比武官要近得多,即使是在战国这个纷争不断的时期里也是,并且随着不断兼并,国家实力不断增强,中央集权程度也就不断加强。说这些是为什么呢?说具体一些,范雎可以从国家角度提出远交近攻的战略,也可以从国君的角度提出除权臣的策略,分分钟刷爆好感度;而白起无论出征班师都是从国家需要和战场动态来考虑,升迁也是遵循着军功爵制。自古便有“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同样的将在外,朝堂之上风起云涌他自然也会迟钝一些。所以说《崛起》里面婉君说的那一段“非成业难,而得贤难;非得贤难,而用之难;非用之难,而任之难。”(这一句出自陈寿所著《三国志·吴书·钟离牧传》)是在太扎心了……咳,扯得远了。封君在战国时期可分为三种情况,一者奖赏为官有功者(这里指那些无职可升的满级玩家),二者是受宗法制影响封世族,当然世族也要为官,不过这就是封君之后的事了,三者是一种名誉称号,封给那些游说各国之人。由此看来,白起的“武安君”当属第一种。

战国时期的封君有实封,也有虚封,但大多数是实封,即就是有自己的封地食邑。完完全全的虚封要等到很久以后。像白起这样战功赫赫的名将既已封君,没有封地应该是说不过去的。哪怕他自己不实际管理,享受封地的供奉也是应当的。那么为什么许多史料中并没有提及白起的封地呢?白起常年征战,咸阳都不见得能待多久,就算有封地也不可能就封。一般封君是在退休后去封地养老,就像穰侯孟尝君一样,可是婉君并没有这个机会……但是怎么连一笔都没有呢?哪怕是“封于xx复夺之”也好啊。是因为史料不全也好,根本没有封也罢,从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白起在秦昭襄王的朝堂之上并不属于什么有势力的世家,政治素人一个。也就说,白起是很有可能从基层慢慢干上来的……想想就觉得有些害怕,和心疼。到了“武安君”这一步,对白起对嬴稷都是一个难题。物极必反,到达顶峰之后保持不动比之前的不断前进要难上许多。而嬴稷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继续奖赏给白起的了,掌控力势必下降。白起退出秦国的政治舞台是一件肯定的事,只不过这个结局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鉴于本文只是整理白起的升迁之路,顺便整理秦国军功爵制和封君制,关于白起之死、白起的身世背景以及白起在政局中的立场与作用等问题就不做讨论了,我会在其他文章中再详细表达我的观点,如果我的懒癌没犯的话(笑)。

那么,到这里就算结束了!欢迎大家与我讨论,在评论区里或者私信都可以!谢谢各位!